—滿載50年代神農街生活縮影—
辛記藝品

走進神農街很難不被五顏六色的窗花所吸引,仔細一瞧,窗花的上頭寫著「辛記藝品」四個字,透過濃濃年味的窗花,已暗示您──賣的是傳統藝品。

老闆辛銘發的外公那一代就住在這裡,所以房子可是有上百歲了!辛老闆小時候跟著爸(姓辛)媽、妹妹們與外公(姓鍾)外婆(姓陳)、阿姨、舅舅與表弟表妹們住在53號與55號。原先外公外婆與二位阿姨以及舅舅住在55號,辛老闆一家則住在53號的二進樓下,53號其他地方則是承租給別人。55號臨神農街處雖也曾租給人,但是時間都稱不上久,可算是自家住宅。神農街奇數號的房子都屬於二進一落的格局,所以55號的前面是廳,中間是天井,後面可以住上一戶人家,最後面就是廚房,廚房上面還會有陽台。55號雖曾租給燙頭髮店,但是時間很短暫,也曾自己經營過雜貨店,後面當倉庫,外婆則是住一進的二樓。後來在阿公與舅舅連同阿姨搬走後,55號空了下來,變成了阿姨在水仙宮市場雜貨店之專屬倉庫,阿姨的雜貨店算是台南排的上名的,各種黑豆、白豆、黑糖、白糖、香菇等等,什麼都賣,應有盡有。隨著海安路的拓寬,神農街被斬斷,人潮移往海安路與水仙宮市場,加上阿姨退休後就將雜貨店盤讓給其他親戚,新店家也找到新的倉庫,辛家就由53號搬到55號,姐妹們不需要擠在同一間房間,居住的環境改善許多。

53號辛記藝品現址,原先是由辛老板一家六口住在二進的樓下,無論是辛老闆住在53號時,還是搬到55號時,一開始就是承租出去,從多次的出租住戶景況,衍然展現了50年代神農街平常人家庶民生活的縮影。無論是樓上樓下都能住上三戶人家,原本神農街街屋的住戶都共用中間天井中的井水與洗澡間,然53號因為較接近北勢港深度較淺未挖井,又或者是原先中庭有口井,但是辛老闆表示自有記憶以來未見井,極有可能是民初或日治時期已填滿。那麼沒井的53號與55號怎麼使用水?在辛家最小的妹妹筱淇小姐的回憶中,53號與51號間有橫巷,稱作牛肉巷的中間有水協仔(手壓式汲水泵浦),她們都是到這裡取水,目前水協仔已不見,在台灣瘋古物的年代裡,置放在路上的水協仔自然成為竊賊的囊中之物。

在辛老闆與妹妹筱淇小姐的回憶裡,53號曾租給許多人家,從這些進進出出的房客,與其溫暖的故事,能看到50年代神農街的生活樣貌。在辛家還住在53號二進時,一進樓下的店面是租給了永川大轎,永川大轎當時的工作室是在49號,有許多木材堆放於此,較大件的木材裁切等木工會在53號處理。之後辛家搬到55號後,永川大轎後來也移到工廠,在原先店面的位置曾租給修改衣服的裁縫當工作室,但是最後在民國六十年左右是由辛家自己開起水果店。說起這間水果店的由來,筱淇小姐說那可是她童年珍貴的回憶之一。原來筱淇小姐小時候是吃貨,55號的正對面,本來開柑仔店,柑仔店中總是會賣一些糖果,那時大概是五角四顆糖果的年代,顏色繽紛很吸引人,除此之外也有類似現在的戳戳樂的食玩,因為是吃貨經常煩媽媽買,辛媽媽不勝其擾,決定自己家也來賣一些簡單的零食糖果。辛媽媽原先期待筱淇小姐吃到膩了,自然就會收手,那知完全沒有,反而吸引一堆客人上門,這時哥哥(辛老闆)姐姐見有商機,也覺有趣,於是假日時開始批水果來賣,除了單賣水果外,還賣水果切盤,到後來也作些簡單的榨果汁,對於辛家而言是一段很快樂美好又有趣的水果店日子。

53號二樓的承租戶較為固定,二樓第一進臨神農街的樓上,這個空間原先在清代郊商時期是用來堆貨物或是讓夥計住的空間;整條神農街的二進有些戶有二樓有些沒二樓,原先在清代都是當倉庫使用。在辛老闆的印象裡,一進加二進的二樓這麼狹小的空間,就擠著三戶人家,住最前面臨神農街的位置是在巷口賣果汁的人家;後面的位置,則是住著用推車在賣蕃薯椪的小攤販人家,中間則是一戶小家庭。二樓的租戶大致固定較少更動,但是筱淇小姐印象中二樓的前面曾住著一位退伍的老兵爺爺,她常常上樓找他玩,爺爺看他來就會升火和麵糊,拿出烤餅乾的模具,小心翼翼慢慢的烤餅給她吃,每次拿到熱熱的餅乾很開心。現在回想起來,覺得好費工阿,就為了一個小朋友去找他,又要生火,搞麵糊來烤餅乾,這位烤餅乾爺爺的租屋處,就成為筱淇小姐的秘境,只有她獨享的小天地,也是她難忘的童年珍寶。

從辛記的出租狀況,以及承租人的行業,看到了神農街在50-80年代的樣貌與景況,幾乎什麼行業都能在神農街裡找到,這也是辛老闆堅稱神農街為台南第一街的理由!大家就是以金華府為生活重心,要出海、作什麼事都要來廟裡問關老爺准不准。隨著時代的推進與轉變,承租人紛紛離開,原本在此生活的兄弟姐妹與親友,也紛紛搬離,漸漸變成了倉庫。十年前辛銘發先生剛好退休,筱淇小姐想要出版一本有關算命的書,出版社希望他能夠以工作室的名義出版,辛老闆想起了他兒時的神農街老屋,老屋卻因為久沒住人逐漸頃毀,讓原本從事建築業的他相當不忍。尤其這裡充滿了他兒時的回憶,睹物思景,於是又再一次的回到神農街來,以其興趣開起藝品店。就因為這個緣份,阿嬤用過的百年梳妝台,辛老闆才會將它搬到店門口當裝飾,延續阿嬤曾在此開過雜貨店的精神。

辛老闆平時喜愛收藏古董、茶具與佛像等相關的物品,收著收著累積一二十年,自然數量龐雜。藝品店的陳設方式大概會將相同的藝品擺設在一起,方便入內觀看,辛老闆平日所坐的位置前方右側櫃子可看見滿滿的茶壺,閒來可見辛老闆拿著刷子、刷刷他的茶壺。至於後方可看見各種姿態佛像護衛著辛老闆,透過這棟特有天窗的百年老屋灑下陽光,把古董與藝品都照射得閃閃發亮,成為老街風景的重要一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