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玩出老房子的新靈魂—
太古酒吧

94號的這棟老屋在太古酒吧進駐前是隨緣出租的,時有時無的出租,任其荒廢,荒廢的老屋似乎在等待伯樂,2009年終於遇上一對執著於西洋古董傢的曾氏兄弟,愛上這裡二樓的小露台,坐在露台微微的徐風吹拂的感覺,凝結住的時與空,很是愜意怎不叫人醉。

生命的機緣就是這麼的奇妙,西洋古董怎麼會跟清代郊商老屋扯上關係,但是緣份來了、伯樂來了就能擦出火花。曾松慶先生回憶著2009年時透朋友介紹,兄弟倆抱著估且看看的心態來到這裡,那知看看後就愛上露台的氛圍,執迷不悔。

 

▲從露台往下望神農街的街景,盡入眼簾

當時決定落腳於此後,還在南科上班的曾松慶先生,每天下班後與其兄開始捲袖整理老屋,沒日沒夜的整頓像廢墟般的老宅,加上朋友的幫忙,約莫二個半月後就整理完畢。在整修打理的期間,曾老闆兄弟們打掉隔間、翻掉所有的地板,將原本屋子的第一進寬敞的模樣還原。而第一進這裡,目前住在神農街68號的周董二手貨的周老闆還曾經住過這裡呢!因為是老房子都是以木材為主,樑並沒有換過,只是換木板,當時請木工師傅來修整都是現場量尺寸,現裁切現安裝,所以木工們抱怨連連。至於天花板老屋當年應該都是利用廢棄的船板所組成,仔細看還能看到日治時期的一些印章痕跡。

整理這棟老宅最讓曾老闆兄弟們頭疼永生難忘的是那些船板,為了防潮被塗上瀝青,但是年代久遠也失去作用,為了視覺、光線等等原因,曾老闆決定把瀝青去除,找來磨砂機,借鷹架,只要有空就站在鷹架上磨瀝青,即使是戴上護目鏡,每天灰頭土臉的不說,沙子還是跑進眼睛,仰著仰著磨天花板,最後脖子竟然僵硬的回不去正常模樣,痛苦不堪。但是把瀝青磨掉,才能找回原本木頭的溫潤,展現老屋迷人的氛圍,再辛苦也值得。即使在整修老屋的過程裡很艱辛,從找泥作師傅、水電師傅、鐵工師傅、木工師傅等等,師傅全都來了,但是師傅不可能同一時間都工作!也就是說把那一類的師傅先晾在那裡不工作,都對不起師傅啊!從這裡曾老闆說他可是學到如何協調如何配置各類師傅呢!

除了整體空間的整理外,原屋子裡的物件,曾老闆都儘量的保留再利用,譬如後面第二進的門窗,就將原有的門扇刨掉原漆,再讓木工師傅想個辦法作成適用於這個門面的門。而太古酒吧的大門,是由一支支木板拼接而成的,這些木板原先是房子裡作隔間用的木條,木質很好啊!丟掉多可惜呢!還不如用來作門扇,最後完成了太古酒吧臨神農街的美麗大門。可以這麼說,整理這棟老宅的兩個半月,每天都會意外的產出新的物件,為了善用所有老屋的原物件,成就了每天都有新的想法、新的創意,玩出老物件賦予老宅的新創意,也造就了兄弟倆的成就感。

空間創造好了,如何將兄弟倆收藏的西洋古董傢具置入,那又是另一項挑戰。曾老闆表示置入老傢俱全憑感覺吧!抓住老屋的老靈魂,將古董沙發愜意的置入,創造出一個令人舒服的空間,搭配上輕緩節奏的音樂,在這裡沒有一般酒吧的BARTENDER跟您聊天,只在乎營造出舒服的空間氛圍,讓客人享受這個氛圍,能與好友自在放鬆的聊天,品一口香醇屬於自己個性的酒,靜靜的看著窗外門裡老街的人與事物,享受這一刻老街的質樸生活。

原本整理這個空間只為了放置古董傢俱,原本只是讓來看古董家俱的客人,喝個啤酒休息一下,但是這個空間氛圍太濃烈了,透過客人們的建議何不乾脆賣起酒,分享給更多的人呢!於是乎太古百貨就變成現在的太古酒吧,也將原屋主婆婆的嫁妝,一棟子孫都不想理睬的廢墟房子,玩出創意,也喚醒這棟前一進有百年、後一進是五十歲老屋的新靈魂。